21世纪的年轻人会怎样卖掉古典大师的画

2018-03-20 09:52 来源: 新浪收藏

 
Alberto di Castro在TEFAF Maastricht艺博会上的展台。图片:by Natascha LibbertAlberto di Castro在TEFAF Maastricht艺博会上的展台。图片:by Natascha Libbert

  古典大师画的市场正在发生改变,在荷兰马斯特里赫特(Maastricht)举行的欧洲艺术博览会(TEFAF),吸引到了越来越多40岁以下的年轻艺术经纪人参展。相比于自己的前辈,这些年轻人有着自己不同的经营方法,而对于重振近些年来被当代艺术市场的光芒所遮蔽的这块市场,他们也有着自己的抱负和计划。

  “我们这批老一辈(经纪人)们都非常明智地将接力棒传到了更年轻一代人的手中,“传奇性的古典大师画经纪机构Colnaghi的前主席Konrad Bernheimer对artnet新闻表示。在展会现场,他从被戏剧化灯光下笼罩的画廊展位上离开,和蔼地拍了拍他的继任者39岁的Jorge Coll肩膀。2015年,Bernheimer把这家拥有255年历史的画廊和年轻的经纪商Coll &Corte?s进行了合并,后者是由Coll和他的同伴Nicolas Cortés共同成立,而现在他们俩已经是Colnaghi的完全拥有者。

  这家画廊在本次艺博会上表现得游刃有余:在公众开放日的第一天结束时,已经卖出了8件作品,其中包括 Luisde Morales16世纪的板上油画《耶稣是忧愁的》(Christ the Manof Sorrows)以120万欧元的价格卖给了美国的一家机构。同时,Bartolomé Esteban Murillo一幅气氛哀伤的17世纪肖像画《La Dolorosa》以七位数的价格卖给了一位来自欧洲的40岁以下年轻私人藏家。

Bartolome? Esteban Murillo,《La Dolorosa》,在Colnaghi展位上以7位数的价格成交Bartolome? Esteban Murillo,《La Dolorosa》,在Colnaghi展位上以7位数的价格成交

  情况相似的还有在伦敦和都灵都有空间的Benappi Fine Art画廊,在经过了四代人的经营后现在由30岁的Filippo Benappi和其他四位35岁以下的年轻人进行管理,画廊的Harry Gready透露。

  新的方式

  像Bernheimer这样古典大师画方面的老将们,都已经和一小群客户形成了非常深厚(利益关系也很密切)的联系,但他们很少继续向外拓展并积极地寻找新的客户。

  “如果你要和自己两位85岁的客户和2-5位55岁左右的客户掰断关系的话,那你也无法找到其他新的客户,“TEFAF主席Nanne Dekking说。自从他去年执掌TEFAF以来,一直在推动这一组织的更新和现代化,以吸引新的观众。

  和Dekking一样,Coll和他的同行们也是古典大师画的积极传播者。他们很清楚该如何打造品牌、自我推销,该如何在网上拓展生意;同时,他们也意识到必须要努力找到更多新的“追随者“。

Konrad Bernheimer(最左边)在TEFAF Maastricht的Colnaghi展位上。图片:by Natascha LibbertKonrad Bernheimer(最左边)在TEFAF Maastricht的Colnaghi展位上。图片:by Natascha Libbert

  举例来说,Lullo & Pampoulides是一家成立于2016年的古典大师画画廊。两位创始人Andrea Lullo和Andreas Pampoulides非常细心地在他们的墙签上使用了易于理解的语言,展位上也没有布置太多的工作人员,并通过混合一些摄影作品和20世纪的艺术作品来吸引年轻观众的到来。

  “据估计,30年前的藏家们可能能理解符号、象征意义和铸造技术等,但我们现在想把这信息变得更容易传达和理解,“Andreas Pampoulides对artnet新闻说。

  这家画廊今年是首次参加TEFAF的古典大师画单元主展区,而他们在展会上卖出的作品包括当时在罗马活跃的一名无名艺术家的作品《一个戴头巾的男人肖像》(Portraitof a Man Wearing a Turban,约1650年),售价为25万欧元。越来越多的买家,尤其是年轻人,“会随着品牌的发展而光顾我们——对,这是个品牌,“Pampoulides这样定义自己的运营。

Andreas Pampoulides (左)和Andrea Lullo。图片:courtesy of LULLO·PAMPOULIDES Fine ArtAndreas Pampoulides (左)和Andrea Lullo。图片:courtesy of LULLO·PAMPOULIDES Fine Art

  变革中的经营

  当然,并不是每一个年轻的古典大师画经纪人都有这样的优势。研究英国艺术的Jonny Yarker从2012年起和资深的画廊主Lowell Lbson,他的观点则更传统一些。“当人们表现出热情时,我们会很兴奋,但关键的转变还是要靠你自己来做,“Yarker对artnet新闻表示,“我不确定自己是否能替你做这些。”

  同时,那些从父母一辈继承古典大师画经营的经纪人们,也无意按照传统的方式一直进行行下去。自从Ambrose Naumann去年从他父亲Otto Naumann接过这家著名画廊的执掌权后,他就开始把重心转移到了19、20世纪里被埋没的艺术家作品。

  “我更喜欢边缘化的感觉,“小Naumann表示。“这样会有更多开放的结果,而且作品很有可能是有签名的,作品出自谁之手也不再是个老大难问题——或者说归属权所牵涉的众多人也不再是个问题。”他还补充说更低的价格也能让更多年轻观众接受这些作品。

  Naumann在TEFAF上以1万美元的价格卖出了一件早已被世人遗忘的法国画家Marcel Delmotte(1901-84)的小幅绘画。

  一种新的拓展

  Naumann对于古典大师画市场的这种矛盾心理完全可以理解。根据一些人的说法,这一板块的涨势其实已经停滞了。

  根据最近巴塞尔艺博会和瑞银发布的艺术市场报告,2016年的欧洲古典大师画拍卖销售上涨了6%,达到了5.94亿美元。但这个数字相较于2007年最高的9.06亿美元而言,仍出现了大幅度下跌。根据artnet分析称,尽管去年12月伦敦的古典大师画夜场销售比上一年增长了50%,但在1月和纽约的拍卖相加后所得到的5020万仍比2016年的9380万美元下降了不少。

TEFAF Maastricht上年纪最小的观众之一。图片:by Loraine BodewesTEFAF Maastricht上年纪最小的观众之一。图片:by Loraine Bodewes

  确实,迄今为止销售价最高的作品是去年以4.5亿美元成交的达芬奇之作《救世主》,它也是一幅古典大师画。但它当时却出现在了佳士得当代艺术夜场拍卖里,而且也是一场相当21世纪的市场推广活动的主角。同时,在artnet新闻调查的古典大师画经纪人中,只有一小部分人在TEFAF的头两天VIP预展中成功卖出了六位数或七位数价格的作品。

  或许是从佳士得的做法中获得了灵感,更年轻的艺术经纪人们在扩展自己的业务上也动足了脑筋。在去年年底,伦敦Kallos画廊在谷歌和Youtube的伦敦办公室里设立了一天的展位,展示一些古代躯干雕像、希腊硬币和其他一些小型的珍宝,让更多年轻上班族认识到古代艺术的世界。“有时候要让人们来画廊是件很困难的事情,所以我们就反过来接近你,“Kallos画廊的Hayley McCole对artnet新闻解释道。

  虽然这样的拓展活动到目前还没带来直接的销售,但McCole说已经有一些新的面孔会出现在画廊的开幕式上,或者是被朋友推荐过来的人。

Kallos画廊在TEFAF上的展示。图片:courtesy of Kallos Gallery/Jaron JamesKallos画廊在TEFAF上的展示。图片:courtesy of Kallos Gallery/Jaron James

  “并没有很多人知道其实你可以买下这些东西,而且不少艺术品价格也很合理,“她补充道。确实,Kallos或许是带来了TEFAF上价格最为便宜的一些艺术品,他们的销售包括价格为1800欧元的1世纪钱币以及售价为1.4万欧元的6-8世纪拜占庭时期的石榴石金戒指。

  教育为先

  Kallos画廊并不是唯一一家在探寻如何将新一代观众转变为古代艺术的欣赏者。在过去两年里,Colnaghi画廊在伦敦古典大师画销售期间组织了一场晚宴,期间年轻藏家们都争相竞猜拍卖作品的价格,“类似于竞猜正确价“的玩法。

  去年10月,Colnaghi创立了一个同名的基金会向年轻观众推广古典大师画和古董。这一非盈利机构正和伦敦的Wallace收藏基金会合作,发展网上和线下的收藏相关大师班课程(Coll表示首次线下课程已经收到了60份申请,而名额只有15个)。基金会将同时也在筹备一场前往西班牙塞维利亚的游程,以纪念今年晚些时候Murillo诞辰400周年。

  “对于我们来说,这是在营造一个群体—我们希望能够创造各种体验,“Coll对artnet表示。“我们希望能够培养艺术爱好者,而他们再变成藏家。”

Colnaghi 画廊的Nicolas Cortés (坐着的)和Jorge Coll 。图片:courtesy of ColnaghiColnaghi 画廊的Nicolas Cortés (坐着的)和Jorge Coll 。图片:courtesy of Colnaghi

  同样,TEFAF也在和包括马斯特里赫特大学、纽约大学、哥伦比亚大学在内的各家机构进行对话,希望能在荷兰和美国打造一个一年左右的教育项目,大都会前馆长、已消失的鉴定艺术的积极倡议者Philippe de Montebello正在担任TEFAF在美国方面的顾问。

  这一项目“旨在吸引有意愿来到艺博会的年轻人,“Nanne Dekking对artnet新闻表示。”如果你看一下现在的博物馆,看看他们为了吸引年轻人做了些什么,或者苏富比(微博)和佳士得,他们已经走在了前面。

Ricard Green在TEFAF Maastricht上的展位。图片:by Loraine BodewesRicard Green在TEFAF Maastricht上的展位。图片:by Loraine Bodewes

  布鲁克林博物馆尝试将自己的观众和董事会变得更多元化的努力,让Dekking尤其受益匪浅。他提到如果TEFAF没能成功吸引到越来越多汇集不同背景的人群,那么展会就会远远落后于时代。“其他各个市场都在寻找新额客户,“Dekking在上周马斯特里赫特举行的一个论坛上表示。“我们只着眼于已经在买艺术品的人群。我们应该关注的是那群还没有买的人。“

  TEFAF Maastricht将在马斯特里赫特展览和会议中心举行至3月18日。

[责任编辑:mengli]

标签: 古典 大师 画廊

网友评论